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环球艺术朝圣

本书以故事的形式介绍了世界著名艺术家的生平事迹及其有关艺术故事,内容生动活泼...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节 费雯·丽:不持久的浪漫故事
章节列表
第三节 费雯·丽:不持久的浪漫故事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费雯·丽出生在印度大吉岭海峡附近的一个偏僻地方,父母都是英国人。当时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火烧遍了整个欧洲,父母无法把她送回祖国,接受正规的教会教育,只好呆在印度。战争结束后,费雯·丽才回到国内,成为学校里年纪最小的学生。
  费雯·丽14岁那年,跟随父母到欧洲大陆旅行,在欧洲不同的城市里度过了梦幻般的四年。在此期间,她先后学会了法语、德语和意大利语。费雯·丽的父亲年轻时曾在加尔各答皇家剧院里当过业余演员,对戏剧很感兴趣,每到一个城市,有戏剧演出必看。女儿跟着父亲也喜欢上了看剧,演出一开始,她总是前倾的身子,整个心思都进入到剧情之中,台上的演员笑,她也跟着开颜,台上的演员哭,她也跟着落泪。
  17岁时,费雯·丽中学毕业了,未来的人生之路应该怎样走下去呢?这时,在她的心目中,戏剧表演是一项崇高而光荣的职业。这一天,费雯·丽终于鼓起勇气,向父母表白了自己的志向。父亲非常支持女儿的选择,于是,费雯·丽考入了英国皇家戏剧艺术学院。
  这时的费雯·丽已经出落得美丽动人,她体态苗条,灰绿色的眼睛炯炯有神。美中不足的是她的一双手太大,费雯·丽为此十分苦恼,在与人交往时,她总是想方设法把手隐藏起来。她的苦恼自然瞒不过老师锐利的眼睛,老师给她送来了英国着名戏剧演员艾伦·泰利的回忆录。费雯·丽读完这本回忆录后,心中顿时释然。原来,艾伦的手也很大,她也感到很苦恼,但是艾伦强迫自己用特殊的方式运用她的双手,终于将缺陷转变为优点,最终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戏剧演员。
  费雯·丽的自卑感消除了,她每天长久地对着镜子琢磨手的动作,她开动脑筋,在衣服的式样上下工夫,掩盖手的缺陷。比如,她加长衣服的袖子,或者在袖口缝上漂亮的褶边;排练或上街时,戴上手套;参加盛大的晚会时,她在手腕上戴上手镯或者在手背上挂上饰物。
  费雯·丽还没有进入戏剧艺术学院之前,有一次在街区舞会上结识了31岁的律师霍尔曼。费雯·丽那秀丽的面庞立刻吸引住了霍尔曼,而出身名门的霍尔曼也让从小在修道院里长大的费雯·丽怦然心动。费雯·丽考上了戏剧艺术学院后,霍尔曼每天都在她下课的时候等在学院门口。不久,霍尔曼向她求婚,还是学生的费雯·丽轻易就答应了,就这样她成了霍尔曼家的女主人。
  过了一段温馨安逸的小日子后,费雯·丽便心生悔意,她还想成为一名优秀的女演员,还要回学院继续学习。霍尔曼对演员这个职业不屑一顾,对费雯·丽的选择先是愤怒,继而嘲讽,后来就不解地沉默了。在这种苦痛中,他们最终选择了分手。
  1934年,费雯·丽第一次在电影《欣欣向荣》中饰演了一个小角色。她在影片中只有一句台词:“假如您不当女校长,下学期我就不来了!”俏丽的费雯·丽引起了摄影师的注意,特意给她拍了几个特写镜头。费雯·丽并不因为自己的角色不起眼就马马虎虎,她趁拍摄镜头的休息时间,经常向摄影师请教表演方面的问题,从中学到了很多来自实践的知识,而这些知识都是她在课堂上未曾听说过的。例如,即使你站在别人的后面,面部表情同样重要;在拍特写时,眼睛和眉毛是最重要的,因为恰当的面部表情可以节省许多胶片……这时的费雯·丽已经完全沉浸在表演的兴奋之中,她拿着一面镜子,每天长时间地对着镜子练习各种眼神:快乐的眼神、悲伤的眼神、愤怒的眼神、挑逗的眼神、迷离的眼神等等。同时,她还练习如何控制眉毛。
  1935年2月,费雯·丽出演她的第一部舞台剧《绿色的绶带》。她在剧中饰演的是风流浪荡的女主角吉尤斯塔。费雯·丽的表演大获成功。《泰晤士报》评论说:“剧作家塑造的吉尤斯塔非常抽象,但是费雯·丽小姐的表演准确而轻松。”
  在费雯·丽生活的年代,话剧要比电影更受欢迎,英国最有名的话剧演员是奥立弗,费雯·丽对他崇拜备至。1936年5月,费雯丽得知,她将与奥立弗一起合拍电影《英格兰大火记》。费雯·丽见到奥立弗时说:“很高兴我们能在一起工作。”奥立弗却很有礼貌地说:“片子一旦拍久了,我们很可能要讨厌对方。”
  《英格兰大火记》停机后,奥立弗成了霍尔曼律师家里每天必定出现的客人。费雯·丽尽管知道他已经是有妇之夫,还是义无反顾地爱上了他,一有工夫就到剧院里看奥立弗主演的《哈姆莱特》。
  1938年,费雯丽跨洋越海来到美国,与正在好莱坞拍摄《呼啸山庄》的奥立弗相会。当时,塞尔兹尼克兄弟正在亚特兰大市为影片《乱世佳人》布置拍摄现场,但影片中的女主角郝思佳的演员还没有确定下来,有好几位大牌女星都是这个角色的候选人,哥哥大卫却觉得都不称心。奥立弗知道费雯·丽非常想扮演郝思佳,就通过大卫的弟弟迈伦将她引见给大卫。
  迈伦带着费雯·丽来到大卫面前,对他说:“喂,我给你带来了你的郝思佳!”大卫一看见费雯·丽,顿时眼前一亮,她那双灰蓝色的眼睛流露出脉脉温情,还夹杂着一丝狡黠,柔媚的外表下隐藏着桀骜不驯,又没有一丝的怯懦和造作。这不正是一个活生生的郝思佳吗?四天后,费雯·丽就接到通知,郝思佳这个角色属于她了!
  《乱世佳人》公演后,好评如潮,费雯·丽的本色表演更是赢得了无数的赞誉。1940年,《乱世佳人》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影片奖,费雯丽获得了最佳女演员奖。《纽约时报》评论说:“费雯丽所扮演的郝思佳如此美艳动人,使人不再要求演员有什么天才;可她又演得如此才华横溢,使人不再要求演员必须具备这样的美貌。”
  就在费雯·丽被推到荣誉顶峰的这一年,她和奥立弗都与各自的配偶正式分手,两个热爱表演的人完成了舞台下的结合。当时的费雯·丽坚信她与奥立弗炽烈的爱情能够经受住一切考验,直到20年后,她才发现自己错了。但她并不后悔,她曾这样说过:“如果能重新拥有生命,我还会做一名女演员,还会嫁给奥立弗。”
  继《乱世佳人》后,费雯·丽接拍的另一部影片便是《魂断蓝桥》。这部影片原定由奥立弗和费雯·丽共同主演,然而大卫却中途变卦,把男主角给了罗伯特·泰勒。费雯·丽对此很不高兴,但还是参加了演出,而且把影片中人物初恋时的幸福、分手时的忧伤、失去爱人后的绝望表演得淋漓尽致。
  在自己出演的影片中,费雯·丽最喜欢的就是《魂断蓝桥》,特别是片中的插曲,她曾公开表示过,希望在她的葬礼上弹奏这支曲子。
  1941年,费雯·丽和奥立弗双双出演《汉密尔顿夫人》。这部影片在美国受到普遍欢迎,丘吉尔在一个聚会上请美国总统罗斯福看电影,上演的就是这部片子。丘吉尔一直都很喜欢奥立弗夫妇,他从首相的位置退下来后,还邀请他们共进晚餐,出席一些公开场合的活动。
  在电影事业上创造了一系列辉煌的成就后,费雯·丽患上了狂郁型精神病。疾病发作时,她根本控制不了自己,对奥立弗又骂又打,累了就倒在地上哭泣。1948年她和奥立弗乘船前往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做巡回演出,获得了巨大成功,但费雯·丽受到失眠的困扰,脾气变得越来越坏。有一次在克赖斯特彻奇市,临近开演时,她突然拒绝上台,奥立弗急了,打了她一巴掌,费雯·丽扑过去就和他厮打到一起,嘴里还骂个不停。
  奥立弗对妻子渐渐地失去了耐心,离开家去巡回演出的时间越来越长。费雯·丽在绝望中给奥立弗写了一封长达22页的信,诉说她的孤寂和思念。然而,1960年6月,当奥立弗向她提出离婚时,她却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她知道爱情如风,一旦逝去,就不能再追回来,强迫只会让爱不堪重负。
  1967年5月,费雯·丽在参加排练舞台剧《人海万花筒》时,困扰她超过20年的肺结核复发了。7月6日这一天,她给朋友送去两棵玫瑰,说:“如果你现在种,它们很快就会生根。种花人把第一棵叫做费·雯丽;另一棵是你,叫做超级明星。”
  朋友说:“这就是说,两棵玫瑰都是你。”
  费雯·丽的眼睛一下湿润了,过了很久她才说:“所有的花都应该好好施肥……”7月7日晚上,在伦敦的寓所里,费雯·丽从床上跌下来,倒在卧室门口的地上,再也没有起来,只有她心爱的猫在她身边哀鸣。奥立弗得知这个不幸的消息后,急忙赶到费雯·丽的房间,他看到自己的画像被摆在墙上最显眼的位置,仿佛在述说着女主人对画中人的思念之情。奥利弗参加了她的葬礼,十分悲痛地说:“我和费雯·丽虽然不能白头偕老,但她还是我最仰慕的女人。”
  当天晚上,伦敦所有剧院都熄灭舞台脚灯一分钟,演员和观众同时为费雯·丽默哀。费雯·丽死后,按照她的遗愿,将她的角膜捐献出来,遗体火化,骨灰撒进她生前最喜爱的英格兰东萨塞克斯的提克雷湖上,她收藏的名画《浴女》(法国印象派画家德加所作)赠给奥利弗,作为永久的纪念。
  艺术家逸闻
  费雯·丽再获奥斯卡
  由田纳西·威廉姆斯创作的《欲望号街车》是美国文学史上最经典的剧作之一,曾被改编成各种舞台剧。费雯·丽曾在这部剧作中出演过女主角布兰奇·杜波依斯,连续上演了326场。当导演伊利亚·卡赞决定把它搬上银幕时,费雯·丽就成了当仁不让的女主角。电影上演后,她因此获得了第二个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以及英国电影学院奖和纽约影评人协会最佳女主角奖。田纳西·威廉姆斯看完电影后,认为费雯·丽的表演带给角色“所有我所希望的东西,还有更多我从没奢望的”。
  艺术家逸闻
  奥立弗的功底
  劳伦斯·奥立弗出生于英国的萨里郡,他主演的莎翁名剧《罗密欧与朱丽叶》和他自编、自导、自演的电影《亨利五世》、《哈姆莱特》,为他赢得了莫大的声誉,有“当今对莎翁作品贡献最大的人”之称。奥立弗还是一位世界级电影演员,11次获奥斯卡奖提名,正式获奖三次。他还被册封为爵士、勋爵,成为英国历史上第一个进入上议院的演员。
  奥立弗高超的演技是从小打下的功底。小时候,奥立弗最擅长玩“化装游戏”。
  他躲在门上贴有“奥立弗祭坛”纸条的卧室里,身披鸭绒被,在一座玩具祭坛前主持自己编的宗教仪式。奥立弗七岁那年,父亲帮他用一个大木箱搭起了一个“舞台”,前面挂上旧窗帘,又用空罐头盒子当脚灯。他在“舞台”上边又唱歌又跳舞,往往一演就是几个小时。要是无法劝说哥哥迪基参加演出的话,他还得在自己杜撰的哑剧里一人串演好几个角色。
  奥立弗出名后,还是像从前一样不修边幅,那身邋邋遢遢的打扮,让人根本不敢相信他竟是一个大名人。有一次,演员豪尔德邀请奥立弗去一家小酒店喝啤酒,一个航空兵小伙子走过来,请豪尔德给他签名留念,豪尔德签了。那个航空兵小伙子给他鞠了个躬,说:“非常感谢你,先生。如果能够得到奥立弗的签名就更好了。”说罢,他不等豪尔德说话,转身就走了。他没有想到,大名鼎鼎的奥立弗就站在豪尔德的身边。
  §§第六章 匈牙利艺术朝圣